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天国和地狱间的桥梁

天国和地狱间的桥梁
我有过一段经历,最让我难忘的,是那儿的友善和警惕。
天,友善和警惕是多么的对立,而在同一间屋子里,晚上上演的友善和白天上演的警惕,让我好奇,更让我深思。
我无意批判社会,更无意探讨民族问题。但藏族人的和善和汉族人的警惕,总让我这个旅者深思。
我问自己为什么,为什么同一间屋子里,晚上上班的藏族人是那么的和善,而白天上班的汉族人又是那么的警惕。
只有亲身经历过,你才知道那是什么情形啊!一个语气温柔,一个语气严厉,即使对待的是同一件事,他们的态度总是截然相反。
这让我想到了一个情景 假如天国和地狱相连,一边是果蔬丰富环境的天堂,一边是贫瘠的地狱,它们中间隔着不可逾越的弱水,弱水之上有一座互通的唯一的桥梁。
我为什么有这样的假设和思考呢?因为我把汉族人和藏族人态度的截然相反归结于社会人密度的不同。
想想吧,当贫瘠的荒原上,人已经到了非常拥挤的地步,那座通往天国的桥,就会在社会中传开,再没有一丝神秘感。人们争先恐后的朝着那座唯一的桥迈进着,让已经通过这座桥的那些住在天国的人分外担忧。
我想,假如天国这一端有卫士在守卫,那么这个卫士的神情,该有多么像汉族人的脸啊!
而如果换做藏族,他们的人密度,甚至还不足以让这座能通往天堂的桥传开。
想象一下吧,如果藏族人在天国这一端守候,他会怎样的欢迎那些出现在桥另一端的同胞。
往下细想,汉族人会在迫不得已时,用炸药炸毁这座联通地狱和天堂的路。而藏族人,他们在迫不得已之下,竟然是让天堂的守卫冒险进入地狱,去寻找那些还在地狱苦苦挣扎的同类。
人,在中国已经太多了,密度已经太大了。这让我们的社会中,存在太多的警惕和偏见,让还在地狱中苦苦挣扎的人即使有幸走到通往天堂的桥梁那儿,也会被警惕的天国人劝阻回去。
不错,我这样想,有记恨天国人的心思,因为我正是那个活在地狱中的苦逼。而这样想,真是让我痛苦不堪啊!
我想,天国人的警惕,就像奥巴马说过的承载不了十三亿中国人一样。如果想让更多人活在天堂,警惕是解决不了问题的,而扩大天堂的承载能力才能解决根本问题啊!
当然,在解决天堂承载能力的同时,我们还要多修点桥梁,让过桥的人能轻松一些。
你觉得这不可能实现?不,绝不。
在未来,所有人都活在天堂,这是国家给的承诺,而我也看到了国家做出的努力,有什么不可以实现的呢?
来畅想一下吧。我想,在未来,天堂大的没边,而弱水上的桥,多得比长江大桥还多。人们往来地狱和天堂,不再拥挤,而是井然有序。
这个时候,还要守卫做什么?
我想,到那时,我将再也看不到那种警惕的眼神,那种总是充满恶意的神情。人们总会笑脸相迎,让陌生人也总是感动。
想想都觉得幸福得受不了,那么,我们还有什么理由不去为之奋斗呢?
在此,我们要记住一个时间 2050年。
随机推荐: 九块九 购物优惠券 优惠卷 米秀 优惠劵
相关的主题文章:
返回列表